搜尋

林紙鶴:電影音樂筆記

Film Music & Some Albums Reviews by TZU HO

《看見台灣》:以管弦樂章見證空拍紀錄下的壯麗與悲傷

Music by Ricky Ho(何國杰)

導演齊柏林,就這麼跟新加坡作曲家何國杰(Ricky Ho)說:你就將我整齣空拍的影像用音樂給它塞滿吧,讓觀眾跟著你的音符一幕一幕欣賞下去。於是,《看見台灣》(Beyond Beauty,2013)成了何國杰的個人專屬影像音樂會;那,究竟是影像配合配樂,抑或配樂搭襯影像?在這案子似乎產生有趣的辯證,因為何國杰的音樂存在感非常高,觀眾很難百分之百去忽略它。這也說明了預告片跟電影海報將何國杰的音樂、吳念真的口白,當作是主角演員在宣傳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看見台灣》:以管弦樂章見證空拍紀錄下的壯麗與悲傷"

廣告

《七夜怪譚》:沒想到,它還在?

Music by Matthew Margeson

隔了十多年,美國貞子又默默回到恐怖片檔期,只是它的存在感,已經微乎其微,就像舊時代的印記,僅供弔唁,別再丟人現眼。

倘若,這齣「技術上而言,是系列第三集」的復出戲碼,目標是讓老影迷憶當年,順便發掘一些年輕影迷,那麼《七夜怪譚》(Rings,2017)就能算是鞠躬盡瘁,足矣!很多人供奉日本原版為劃時代經典,但2002年高爾韋賓斯基(Gore Verbinski)推出改編版的《七夜怪談西洋篇》我覺得也不差;特別是娜歐蜜華茲(Naomi Watts)與飾演兒子的大衛杜夫曼(David Dorfman),成功緊扣住觀眾對於懸疑推理與驚悚劇情的期待。要說那是高爾韋賓斯基最好看的電影也不為過,即使他是《神鬼奇航》三部曲的「票房」導演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七夜怪譚》:沒想到,它還在?"

《摩根先生的第二春》:點到為止的極簡文藝小品

Music by Hans Zimmer & Jasha Klebe

序幕,靜止鏡頭馬上交代鰥夫的痛徹心扉,以及麥可肯恩(Michael Caine)充滿說服力的悲傷演技。乍聽之下,《摩根先生的第二春》(Mr. Morgan’s Last Love,2013)似乎說著關於垂幕老人與年華少女的忘年戀情,一種普遍人類社會不以為然的道德議題,不過德國導演珊卓拉妮特貝克(Sandra Nettelbeck)要談的,卻是更沉、更重的羈絆。

忘年戀曲,若有微妙鋪陳,但那只是表象;我臆測,如果全片結局走向兩人開花結果,絕大多數觀眾應該會非常傻眼,跟片中飾演老人兒子的角色一樣疑惑又憤怒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摩根先生的第二春》:點到為止的極簡文藝小品"

《人間師格》:充滿負能量的情緒湧現

Music by the Newton brothers

一團黑的愁雲慘霧中,若能釋放些許正面能量,或許對比之下,就有些許幽冥的人性餘暉。

引用哲學家卡謬(Albert Camus)悲觀開場的《人間師格》(Datachment,2011),一開始就像《第九禁區》使用「偽紀錄片」的訪談側錄,讓各個老師面對鏡頭、表白內心對於教育這一行的世俗想法;例如「為什麼要當老師」。直到亨利老師出現,才真正透露導演東尼凱(Tony Kaye)對於美國現行教育體制深切擔憂與灰暗的真意。

飾演代課老師亨利的安德林布洛迪(Adrien Brody),是奧斯卡史上最年輕的影帝;這個角色是一種只教幾個月、隨後再換別間學校工作的非正職教育工作者。他不願穩定就業的理由?寧可四處流浪、對各個生命保持距離的態度何在?片名「Datachment」分離、分開之意,也許就是他某個靈魂深處的創傷記憶,讓他看破一切世間虛假正面能量的原因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《人間師格》:充滿負能量的情緒湧現"

《絕命鈴聲》:小試身手的緊繃電音

Music by Harry Gregson-Williams

精短緊湊的敘事時間,限制區域的特殊舞台,構成這齣緊繃驚悚的警世小品。故事場景設在美國紐約市中心的街頭,一個自稱媒體公關、穿著時髦的男子,如往常般走進一間不甚起眼、即將被市府拆除的電話亭,殊不知那是噩夢的開始。

跟情人講完不久,鈴聲忽然響起,男子下意識接起電話。有個陌生的聲音,跟他說:你休想掛斷電話,否則你就會死;隨後,槍枝上膛的金屬聲響伴著狙殺恐嚇,讓男子嚇得困在小小電話亭裡面,動都不敢動。此際,哈利葛瑞森威廉斯(Harry Gregson-Williams)的懸疑電音已在背景奏起,冰冷眼神環伺這一切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《絕命鈴聲》:小試身手的緊繃電音"

《神鬼獵人》:寒冬絕境下的聲音邊界

Music by Ryuichi Sakamoto & Alva Moto

冰冷寒峻的荒原大地、充滿殺機的殘酷原野,還有一個奮力苟活求生、為愛子血債復仇的父親。這是墨西哥導演阿利安卓(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)劇情長篇《神鬼獵人》(The Revenant,2015)的直觀印象,他的電影在競賽獎季下總是擲地有聲,而且敘事嚴謹又深沉;像《靈魂的重量》就是我高中在二輪戲院的回憶。或許李奧納多狄卡皮歐(Leonardo DiCaprio)能藉此片拿到奧斯卡影帝,除了身體力行拚老命的關係,阿利安卓提供精準算計的表演舞台才是關鍵。

尋覓日本傳奇音樂家坂本龍一(Ryuichi Sakamoto),是阿利安卓的私心。十年前,他拍攝另一部同樣得了一堆獎的《火線交錯》,就用到坂本龍一的舊曲,也就所謂買下使用版權的「既成音樂」。更早之前,他20幾歲在墨西哥從事廣播電台節目工作的時候,就非常喜愛坂本龍一的經典旋律《俘虜》;簡單來說,就一種粉絲的概念。於是,當他終於從粉絲變成工作夥伴、邀請到音樂家為自己的電影作曲,喜悅之心絕對可以理解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《神鬼獵人》:寒冬絕境下的聲音邊界"

《四海兄弟》:就憑一股浪漫傲氣的黑色憂鬱

Music by Joe Hisaishi

北野武(Takeshi Kitano)的電影,我看的不多,卻是我至今依然很喜愛的日本歐吉桑;最初看他在戲院銀幕瞬間發狠的暴戾黑幫模樣,是我高中的時候。它有個恣意淡泊的片名,道理簡單而深刻:《四海兄弟》(Brother,2000),就像專輯封面的英文字書風格,以血明誓,一切盡為自己也為兄弟。

沈默寡言、冷靜洞悉眼前紛亂,自導自演的北野武,就是全片最適切出演的孤獨靈魂。他就像日本古代文化的浪人,忠心一生,卻因失去主人,也跟著失去了根;久石讓(Joe Hisaishi)的序曲〈Drifter… in LAX〉,則傳神奏出這個浪人的漂泊身影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《四海兄弟》:就憑一股浪漫傲氣的黑色憂鬱"

《X戰警:天啟》:作曲家獻給川普總統的黑暗頌曲

Music by John Ottman

看到作曲家約翰奧特曼(John Ottman)評了一句話,覺得有趣(原文連結):


「天啟」就像唐納川普(Donald Trump),是個自戀的傢伙。


正當美國大選爛戲拖棚,那群好萊塢演員與電影人,紛紛自拍影片宣示「反川普」,或許不像勞勃狄尼諾(Robert De Niro)憤恨怒罵,但通常都在反對立場中穿插嘲諷或個人幽默。不自拍的漢斯季默(Hans Zimmer),就成天在自己私人臉書上轉貼文章,表達對川普的不屑;惡搞風格的丹尼葉夫曼(Danny Elfman),還特別製作一段恐怖配樂,反諷辯論現場上的川普有如陰森背後靈。

而約翰奧特曼這席話,以及他端詳《X戰警:天啟》(X-Men: Apocalypse,2016)反派的角度,則更增添序曲〈Apocalypse〉的聆賞趣味。事實上,「天啟」便是以開天闢地的「征服者」形象去設定旋律,這也是為何奧特曼要讓它聽起來這麼「歷史感」,且幾乎是他極少發揮的老派樂章:恢弘的旋律、飽滿的管弦、份量碩大的合唱團。這年頭能聽到這類史詩曲風,著實令人感動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《X戰警:天啟》:作曲家獻給川普總統的黑暗頌曲"

《X戰警:未來昔日》:強勢回歸,卻只有舊樂章的感動

Music by John Ottman

就在馬修范恩(Matthew Vaughn)漂亮重啟《X戰警:第一戰》、確立重要角色的起源與分歧之後,布萊恩辛格(Bryan Singer)終於重回導演席,繼續掌舵;不過,這背後也有些許小糾紛,例如馬修范恩就不滿劇本堅持的一些角色設定,索性辭退續約。

由於2006年別人執導的《X戰警:最後戰役》鑄下「爛尾」,讓許多經典角色不幸領便當,所以布萊恩辛格決心砍掉重練,使出「改變過去時空歷史」的必殺技來讓角色有翻身可能;而《X戰警:未來昔日》(X-Men: Days of Future Past,2014)便是來解決困境的精彩方案。

他先講出變種人的可悲未來:由於人類認為變種人具有危害,故透過軍事科技發展一批批自動化機械人,接著像《魔鬼終結者》未來世界般屠殺殲滅僅存的生命。

彼時,理念不合的X教授與萬磁王,已經聯手在為自己的種族存繫搏最後一口氣,卻仍難敵科技的強悍與殘酷。於是他們想到意識回溯的方式,或許能修正過去歷史犯下的錯誤,尋覓出未來生存的機會。僅剩的變種人之中,只有金鋼狼的身體能抵禦任何致命傷害,所以他成了X戰警世界觀的阿諾史瓦辛格,回去半世紀前的80年代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X戰警:未來昔日》:強勢回歸,卻只有舊樂章的感動"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