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林紙鶴:電影音樂筆記

Film Music & Some Albums Reviews by TZU HO

《全面突襲》:火力豐沛,年度最佳暴力電子音樂

Music by Mike Shinoda & Joseph Trapanese

由英國人執導的印尼電影《全面突襲》(The Raid: Redemption,2012),若不是網路口碑叫好,若配樂不是美國搖滾樂團「聯合公園」(Linkin Park)饒舌主唱麥克篠田(Mike Shinoda)擔任,我想我也不會注意到它的存在。

整部電影劇情知能極低,主旨明確簡單,就是在「賣動作」。一支武裝警隊攻堅一棟被毒梟控制的大樓,結果進得去、出不來,警隊就像《黑鷹計劃》幾乎遭到圍困殲滅,好在男主角平常有在鍛鍊搏擊術,也剛好他失散多年的親弟弟就是毒梟老大的左右手,所以觀眾只要花一個半小時看他不斷地打、打、打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全面突襲》:火力豐沛,年度最佳暴力電子音樂"

廣告

《致命突擊隊》:寫於小紅莓樂團主唱過世之後

Music by James Horner

忽然,網上同溫層的朋友不約而同分享一個久違的女歌手聲音:桃樂絲歐萊登(Dolores O’Riordan,1971-2018),愛爾蘭樂團「小紅莓」(The Cranberries)的主唱;她在1月15日於英國倫敦驟逝,僅僅46歲,原因未知。

「小紅莓」是許多台灣人的90年代搖滾回憶,桃樂絲的空靈花腔讓〈Dream〉成為迷幻甜美的代表金曲;王菲的翻唱版本〈夢中人〉,更打開「小紅莓」在亞洲的知名度,但沒有「小紅莓」,就沒有王菲的嗓音。不過,我倒是因為《致命突擊隊》(The Devil’s Own,1997)這部片,才開始知道「小紅莓」的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致命突擊隊》:寫於小紅莓樂團主唱過世之後"

《夜行動物》:精煉簡約的驚悚古典美

Music by Abel Korzeniowski

我跟絕大多數觀眾一樣,被《夜行動物》(Nocturnal Animals,2016)片頭裸女們的搔首舞姿給嚇到。瞬間,我有種不太舒服的腦波出現,但隨即馬上道德潛意識檢討自己:她們又老又胖,又如何?身上層疊贅肉已下垂,又如何?那不就是人類生命的歷程結果嗎?

在不清楚拍攝這些畫面作為片頭字卡的當下,我只能胡亂臆測用意;或許嘲諷,或許暗批美國消費文化的衰敗,或許她們就像一旁的火花跟彩帶碎紙,舞動垂老身軀象徵生命殆盡。直到鏡頭拉遠,才恍然大悟那是劇中某個當代藝術錄像作品,身穿華服的女主角蘇珊則坐在角落,端詳人來人往的群眾,顯然是場展覽開幕茶會。從時尚設計圈跨界電影導演的湯姆福特(Tom Ford),如此解說這段開場:

整齣戲要有點像童話故事,而她們就是抓你陷進去的女巫,或是會唸咒語的女武神。我希望電影一開始能緊抓著觀眾,凝神進入下一幕,我也想藉此談論美國目前的狀態:貪婪、衰老、疲憊、傷悲。拍攝當下,我得承認很內疚,因為她們是真心去演出,而且如此美麗、喜悅、不羈,與我原先的初衷截然不同。她們不對自己的身體感到羞愧,反倒像在慶祝、歌頌,完全挑戰我們文化對於美的標準;我突然意識到,這不就是《夜行動物》的縮影?所謂世俗束縛,不在她們身上發生,因為她們完全自由。對比之下,劇中的蘇珊就被限制著、囚禁著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夜行動物》:精煉簡約的驚悚古典美"

《世紀天才》:偶有靈光閃瞬的輕巧琴音

Music by Lorne Balfe

女:「你還記得嗎?你大學的時候跟我說,要發現一個可以凍結時間的方程式,這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!」男:「對不起,我忘了,我想,我沒有我以前自認為地那麼聰明。」

原本多麼浪漫、幾近撩妹功用又融合科學精神的情話,居然成了翻臉不認帳的冷漠句點。當然,這只是劇本作者的心機,就別考據這位男士是否真的這樣說過。美國國家地理頻道首次參與戲劇拍攝,以愛因斯坦(Albert Einstein,1879-1955)生平事蹟,交錯歷史政治、情愛糾葛、家庭衝突的《世紀天才》(Genius,2017),一推出就成為年度最受好評的傳記影集。很少追劇的我,也跟著淪陷、走完十集光陰,從他氣勢凌人的少年時期,看到花白亂髮、佝僂身軀的老學者模樣;人類歷史上的那位知名科學家,如此有血有肉展現在舞台上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世紀天才》:偶有靈光閃瞬的輕巧琴音"

《殺手保鑣》:快被遺忘的冰島作曲家,強勢笑鬧回歸

Music by Atli Örvarsson

電影一開始,是炯炯有神的明亮早晨,室內窗明几淨,還瀰漫熱咖啡的迷人香氣;親吻熟睡的愛人,這位有條不紊的西裝男子,鑽進他鍾愛的明貴轎車,開始今天的繁忙行程。乍看之下,他的職業應該是殺手,居所隱藏的槍械與打扮,就像《捍衛任務》的基努李維(Keanu Reeves),一種都會菁英的貴族形象;然而,就在他監督手下、進行重要權貴的維安工作時,才恍然大悟他是職業保鑣。只不過,他的客戶突然被一顆不知哪裡飛來的彈頭,連同他自信滿滿的事業,一塊在他眼前陪葬。

來自墨爾本的派屈克休斯(Patrick Hughes),曾擔任《浴血任務3》的導演;這部《殺手保鑣》(The Hitman’s Bodyguard,2017)是他再次執行動作類型的片約。有別於《浴血任務3》的群星嚴肅大亂鬥,《殺手保鑣》拼命端出動作喜劇領域的豐沛料理,彷彿五星總舖師坐鎮,不把觀眾餵飽、絕不罷休。自從演完《惡棍英雄:死侍》,萊恩雷諾斯(Ryan Reynolds)就像找到事業上的閃耀亮點,在戲裡不斷嘴砲「講幹話」,成了他最能討好觀眾的一大賣點;而這部《殺手保鑣》,就讓他來飾演事業「曾經」有成、如今卻衰到爆的過街老鼠…啊,不對,保鑣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殺手保鑣》:快被遺忘的冰島作曲家,強勢笑鬧回歸"

《巴比倫密碼》:感恩冰島老兄為超級爛片的貢獻

Music by Atli Örvarsson

萬里迢迢,從北歐冰島阿克雷里(Akureyri)、跑到美國打拼的阿帝納瑪拉松(Atli Örvarsson),在漢斯季默(Hans Zimmer)底下跟了一段時日,助理工作之餘,偶爾才能撿到二、三流的片約,獨立創作順便練功。我第一次聽到他的作品,是2008年的偽燒腦動作片《刺殺據點》,它的配樂被我嫌到爆;好吧,我承認它的開場主題曲還算好聽。不過,阿帝納瑪拉松同年份的獨立創作《巴比倫密碼》(Babylon A.D.,2008),感覺就好很多了!

電影本身極致破爛,很多人都覺得它爛到不想花時間來寫影評,其雜亂程度跟影史另一奇蹟《紫光任務》不分上下。據說,這是因為導演馬修卡索維茲(Mathieu Kassovitz)與出資老闆動干戈,導致後來剪接匆促、凌亂上架,觀眾又反應不佳、讓整部電影陪葬;很難想像,馬修卡索維茲可是拿過坎城影展最佳導演的,還曾演出《艾蜜莉的異想世界》的男主角。不然,片頭傭兵社區的場域氛圍很吸引我,遺憾的是,他上一部好萊塢作品為2003年的《鬼影人》,很不幸也相當失敗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巴比倫密碼》:感恩冰島老兄為超級爛片的貢獻"

《釀電影》試刊號特稿:關於諾蘭與季默的冷調懸念

半年前,專職影評寫作的硯拓兄,跟我提了一個令人興奮的想法。他想要為《釀電影》開張第一檔,作一個特別的專題「是你完整了我的夢」,向英國導演諾蘭(Christopher Nolan)致敬,並順勢討論他今年的新電影《敦克爾克大行動》。而我獲邀參與這一檔的寫作群組,分享我對諾蘭與漢斯季默(Hans Zimmer)這幾年合作的看法。

《釀電影》是一個線上電影文字的媒體企劃,透過讀者集資、匯聚運作資金,讓值得被細細檢視、可被時間陳釀的電影書寫,持續在一個平台上被熱情讀者閱讀,而願意傾心琢磨的作者,亦能獲得合理的報酬。始終辛勤筆耕、為電影服務的硯拓,跟著幾位志同道合的夥伴,便發想這項編織文字稿件的收納計畫;他更擔任專題主編,每個月端出豐盛主菜,集結七位作者、七篇專文的不同角度,深度審視討論的影片議題或人物對象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《釀電影》試刊號特稿:關於諾蘭與季默的冷調懸念"

《漢斯季默:布拉格現場演出實錄》:獻給每一位曾在巡迴現場聽過的鐵粉

Present by Hans Zimmer

細數歷年參與過的音樂會,何其有幸,曾親眼一睹作曲家大師的現場風采;顏尼歐莫利柯奈(Ennio Morricone)、喬治芬頓(George Fenton)、譚盾、李欣芸。身為電影配樂的鐵粉,平日買CD、聽檔案,是基本素養,同時還得具備行動力,隨時出發衝赴演奏會;而今年盛夏,我的演奏會清單,終於多了一個夢寐已久的名字,稱為「圓夢」也不為過。這個夢想,甚至帶我飛了一趟紐約市,進行一場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的追星冒險;事後回想,若不是幾個音樂同好的推波助瀾,我恐怕就會猶疑、沒辦法去實踐它。

十幾年前,漢斯季默(Hans Zimmer)就在歐洲的比利時,舉辦個人首場的正式音樂會,之後還發了實錄專輯《電影之翼》(The Wings of a Film,2001),名稱來自導演雷利史考特(Ridley Scott)對於季默的美譽。那張專輯,是唯一可以讓樂迷「幻想身處現場」的聲音,也可從中聆聽不同於原版樂曲的重新詮釋;可惜,它沒有收錄一些我很期待的作品,如《赤色風暴》跟《神鬼戰士》的戰爭組曲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漢斯季默:布拉格現場演出實錄》:獻給每一位曾在巡迴現場聽過的鐵粉"

《天搖地動》:以樂章獻給那群固執搏命的尷尬討海人

Music by James Horner

電影開場,導演沃夫岡彼得森(Wolfgang Petersen)推軌運鏡,交代這群結束捕撈作業的返家漁工,在碼頭上的忙碌情景;卸貨、清洗、秤重、計價、領薪。有漁工不幸海上過世、躺著回家,船老闆心裡有點慶幸船長願意出喪葬費,隨即又轉頭對著另一個成績不理想的船長數落,為何出海沒什麼斬獲。也因為船長「功力退步」,一個漁工不想再跟他,讓船長更加氣憤不滿;他自知工作不順,只好想法子去捕更多的魚、重拾昔日的風光。

這應該是《天搖地動》(The Perfect Storm,2000)最吸引我的文戲,或者楔子。甚至,讓我想起台灣攝影師沈昭良,跟著南方澳漁民一塊行動的海上紀實;就一種對這個辛勞行業的遙遠想像。然,好萊塢片廠也跟船老闆一樣,滿腦都在算錢。他們知道,如果通篇陳述討海人的心情跟算計,拍得像文藝電影,還能賺錢嗎?於是,來製造一場可怕颶風、掀起巨浪吧!所謂「完美風暴」,無非以海上災難為主體,拉著觀眾去期待那群討海人怎麼被淹死。
Continue reading “《天搖地動》:以樂章獻給那群固執搏命的尷尬討海人"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